学校开展“绽放战疫青春·坚定制度自信”巡回宣讲活动

来源:校团委发布时间:2020-12-04浏览次数:23编辑者:罗媛

由共青团武汉市委主办、校团委承办的“绽放战疫青春·坚定制度自信”巡回宣讲活动持续开展,武汉青年讲师团成员我校团委书记杨金生,武汉市第三医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董芳,新冠肺炎康复后,转身又投入抗疫一线的人民警察涂可蔼在我校南区报告厅分享了自己的抗疫故事,展现了在疫情困难下的青年抗疫精神。



武汉青年讲师团成员、全国优秀共青团干部、校团委书记  杨金生


驰援学校建方舱

2月5日,学校接到市区两级指挥部三天内腾退8栋学生宿舍、完成2500余张床位隔离点改造的紧急任务,在党支部群里接到通知后,当时他也没有多想,号召在汉青年党员和团干部组成“青年突击队”,奔赴一线,不舍昼夜参与援建,协助学校筹建成第一个交付使用的高校版“方舱医院”。

为了打消学生及家长对被征用寝室的疑虑,充分考虑学生切身利益和财产安全,他和同事连夜起草《告学生及家长的一封信》,通过新媒体播报寝室“搬迁”成果,第一时间打开学生及家长的心结。

逆行志愿隔离点

2月10日,结束了学校隔离点的改造任务后,杨金生就报名参加了武汉市第一批下沉志愿者。

下沉期间,他每天的任务是协助医务人员做好疑似病例入住、核酸检测取样和确诊病例送治登记、隔离人员送餐。由于风险较高,医生开了一些预防药物,为了减少感染几率,每次去送饭都只能一个人。他谈到,记得第一天晚上他害怕的睡不着觉,特别是第一次送餐紧张到双腿发抖、浑身冒汗,推着餐车仿佛走在棉花上,送完一圈全身都汗湿了。

但他一想到一起“逆行”“下沉”和向险而行的还有千千万万名白衣天使、公安干警、党员干部、社区工作者及广大志愿者,他们也是为人父母为人子女为人夫为人妻的,这些都给了他莫大的勇气和坚持的毅力。

下沉社区助民生

2月18日,杨金生结束了隔离点志愿服务后,在家隔离了14天。3月4日,他与武昌区杨园街临江社区党委书记董贝玲取得联系,申请下沉到桥梁村,那是一个待拆迁的老旧小区,没有物业,巷弄交错,人员结构复杂,出入口众多,志愿者紧缺,他火速加入由社区干部、网格员及下沉党员组成的“青年服务队”。380多户居民的小区,老人和外来务工人员占了多数,沟通起来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杨金生一家一家上门、一户一户排查,开展防控值守宣传劝导、提供病毒消杀团菜送药、换位思考疏导群众情绪,对特殊困难住户细心标记,留下电话,并一再叮嘱“我每天都在,有情况随时联系我”。

4月26日晚,根据“复学复课”的要求,杨金生结束了下沉服务,回归了平凡的工作岗位,见到了久违的同事,也在网上多次与青年学生进行视频连线,得知他们在家乡所在地也下沉服务,听了他们主动请战、披挂上阵,不计报酬、主动作为的事迹,作为师长的他感到万分自豪。

他说:“希望若干年之后,我们能为我们今天的所作所为而感到欣慰和自豪,至少是没有遗憾的。”


武汉青年讲师团成员、第24届“中国青年五四奖章”获得者、武汉市第三医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  董芳


敢为人先 勇挑重担

2020年1月中旬,新冠病毒逐渐在武汉蔓延,她和丈夫身处临床一线,预感这个冬天武汉的疫情控制局势将会十分艰难。为了更好地投入工作,他们连夜商量之后决定,立刻将两个年幼的孩子分别送往各自父母家里代为照顾。

1月15日,董芳所在的首义院区开始筹备成立第一个新冠肺炎隔离病房。这是一场病毒遭遇战,相对其他专业医生,她和呼吸科鲍主任长年面对呼吸道感染疾病重症患者,是最适合的人选,她义不容辞。就在董芳生日那天,她的丈夫被确诊感染了新冠病毒。在病区里工作的时候,她默默地流泪,戴着防护口罩和手套却不能擦干眼泪。护士长劝她:“你赶快请个假,抽空去看看他。”可是这里还有随时需要抢救的病人,她怎么能放心离开。就这样,一直工作到也不知是什么时候。

个人的牺牲是值得的

带着焦虑和害怕,董芳每天在病区里奔走1万5千步,累了只能在走廊蹲着休息一会儿,从除夕夜到大年初五,她一直守在医院,度过了六天六夜没有回家的春节。春节之后,她逐渐冷静下来,虽然她的身份是子女,是妻子,也是母亲,也曾想过守在病重的丈夫身边,亲自救治;也曾想抱抱年幼的孩子,照顾年迈的父母,但她想千千万万患者的家人,何尝不是这样?千千万万的白衣战士又何尝不是一样?虽舍小家,但可以挽救更多生命,个人的牺牲是值得的。

首义ICU作为生命的最后防线,也是我们与新冠病毒斗争的战场。气管插管是抢救的必要手段,但也是最危险的操作,需要和患者脸贴脸、“零距离”,插管瞬间大量带着病毒的气溶胶弥散到空气中,团队医护人员随时都有被感染的风险。她也曾害怕,但,怕也得上,因为那就是命!所有抢救操作必须一次成功,没有重来和等待的机会。

“你们都避一下,还是我来”

在一次争分夺秒的抢救中,汗水从她脸上不断流到口罩内,最后几乎淹没了鼻腔,而病毒随时可能穿透湿透的口罩。她感到极度缺氧窒息,但董芳更害怕病人没有时间了,最终她坚持妥善地将抢救交给同事才离开病房。董芳一路奔跑已不能正常呼吸,直到一层层脱掉防护服、口罩,呼吸到第一口氧气,她的心难以平静:自己尚且如此,更何况呼吸衰竭的病人?这更让她坚定了信念:不能放慢自己的脚步,因为那就是生命!

而对于同事们,她总是说:“你们把最危重的患者都送到我这里来!”。对于新冠病人的气管插管,大家都是未知,她决心由她来做第一个。任何时候只要董芳在,所有风险最高的,和病人距离最近的操作,她都会对同事们说:“你们都避一下,还是我来。”


武汉青年讲师团成员、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先进个人、第24届“中国青年五四奖章”获得者、武汉市公安局江汉区分局民警  涂可蔼


不幸

“怕!从心底里由衷地怕!”回忆起一个多月前,自己在协和医院被隔离时的情景,涂可蔼依然心有余悸,“当时,医生把我带到了一间很小的隔离病房,对我说‘在专家组诊断结果出来之前,你不能离开这里’。”

“我全身冒虚汗,有点发烧,不能深呼吸,而且一旦深呼吸就会止不住地咳嗽。”1月5日下午,在医院接受检查后,涂可蔼直接被隔离在协和医院感染科。

“当时,医生不告诉我病情,也不说治疗到底是什么情况。”涂可蔼说,“我从医生的眼睛里只能读出不确定、很严重的意味。”让他最担心的事发生了,自己感染了新冠肺炎病毒。

重生

“呼吸困难,全身直冒虚汗,看到什么都没胃口,整个人的精神非常萎靡。”1月5日下午入住协和医院后,涂可蔼的病情逐步加重,“翻身、起立这种简单的事情都非常吃力,甚至不能侧躺,直到医院开始给我吸氧。”

“当时我一个人在医院,感觉到非常的孤独和无助,那时候诊断我为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一切都是未知的,加上我症状不断加重,我心里感到了一丝恐惧。”“我不能这样倒下,我得活下去!”强烈的求生欲刺激着涂可蔼。

“最开始的两天,我看到食物就恶心、想吐。从第三天起,我强迫自己多少得吃点东西,没有抵抗力就会被病毒打倒。”慢慢地,涂可蔼能吃一口、两口,小半碗、一整份,直至一份饭都不够吃。1月12日,涂可蔼体温恢复正常,医院将他转到北区轻症患者病房。“我的呼吸逐渐顺畅、食欲增强、体温平稳、精神好转。”经过复查,1月16日下午,医院通知涂可蔼出院。

战斗

“我是民警,也是新冠肺炎痊愈者。大家不要担心,好好配合治疗,我们都不会有问题的。”2月22日,首次进舱执勤的涂可蔼身穿三层防护服,在患者登记处维持秩序。

“是吗?你是怎么治好的?”

“需要怎么治疗啊?”

“现在还有什么不舒服吗?”

……

一瞬间,原本表情僵硬的患者纷纷围拢过来,听涂可蔼介绍经验。“核心就是要坚定信心,配合医护人员的治疗,好好吃饭、好好锻炼,相信大家都能和我一样早日康复的。”涂可蔼大声回答着大家的提问。

2月17日,江汉经济开发区建设方舱医院,局里要建立一支青年民警突击队进驻方舱医院值守。涂可蔼主动请战,他说自己有抗体,打动了原本不同意的单位领导。

“我想,我到他们中间,把我的故事说给他们听,让更多人充满信心,这可能比我做好安保工作的意义更大。”涂可蔼说:“看到一个个康复出院患者的笑脸,他发自内心的为他们高兴,所有的付出和汗水,都是值得的。每一个人,都不会被辜负。”